《摸》范文
  • 鱼(六年级400字记叙文)

    我们两个来到一个几十平米的池塘,然后脱衣服裤子后便下水了。下去才知道,摸鱼并不是向说的那样用手一捉就好了。我们连碰鱼都难啊,更何况是捉呢?一上午我们都没捉到一条鱼。于是我们回家吃饭后又交流了一下技巧,下午1点,我们准时来到池塘边。 “这次我们一定要捉几条鱼回家!” “对,我就不信了,人类怎么聪明的动物怎么会被鱼这种”低智商“的家伙给打败呢!” 于是我们便下手了。下去后这群小精灵还是...

  • 人(五年级700字记叙文)

    中午,该做的作业做完了,该扫的地也扫完了,离午睡还有很长时间,我们无所事事,何慎缘提议:“我们玩‘摸人’的游戏吧!”真是一呼百应,我们异口同声地说:“好啊,好啊!” 可谁来摸呢?这可不是个好差使,大家纷纷发扬“雷锋精神”,“先人后己”,争着说:“你来,你来!”我说:“大家不要争了,咱们石头,剪子,布,公平合理。”我的运气真差,其它人齐刷刷地出了石头,偏偏我出了一把剪刀。何慎缘一把抓过我的红...

  • 螺蛳作文(初中900字记叙文)

    暑假里,我住在乡下爷爷奶奶家,那时候最快乐无忧的便数小溪里摸螺蛳了。 午饭后,约上几个小伙伴,带上网兜,穿上拖鞋,一行人便“啪嗒啪嗒”地出发了。 烈日当空,刺得人睁不开眼,也烤得地面滚烫滚烫的。大树替我们撑开了一把把浓密的绿伞,阳光透过叶缝儿投下一片斑斑驳驳的树影。我们一路上说说笑笑,不一会儿便到达了目的地--一条长不见头、终年流淌的小溪流。 阳光下,小溪清澈透亮,两岸的水草柔柔地...

  • 田螺(八年级700字记叙文)

    今天,妈妈一大早就带我去了同沙水库,因为她昨天在同沙水库里找到了一片“宝地”! 哈哈!原来所谓的“宝地”就是一片被抽干的湖。“妈妈,为什么要来这呢?”我不解地问妈妈。“你自己下去摸摸就知道了!” 我半信半疑,走到湖边,把手伸了下去。“恶心!”我一把手伸进湿湿的湖里,就忍不住地叫起来。再回头看看爷爷奶奶和外婆,她们早已把裤子卷起来,下去摸不知什么东西了。我一看,也不甘示弱,赶紧下去摸,但...

  • 鱼(四年级500字记叙文)

    后上桥小学四年级 尹淑静 这几天,常听说有人在村东的小河里摸到许多鱼。真用手能摸到鱼吗?我半信半疑。 星期天临近中午,我和哥哥拿了盆子,也去凑热闹。 虽然是晚秋,小河里摸鱼的人却很多。有的把裤管挽过膝,有的身穿雨裤跳进水里。河岸上看得人也很多,有的端着脸盆,有的提着水桶,捡拾扔上来的鱼。也有收工回来停在那儿看热闹的。 哥哥脱下鞋走下水。水很浅,深的地方刚没膝盖。所有摸鱼的人都弯...

  • 螺蛳(七年级500字记叙文)

    “小小瓶,小小盖,小小瓶里装荤菜。”你知道这个谜语的谜底吗?告诉你,它就是螺蛳。 螺蛳,大家一定都吃过,可你们亲手摸过吗?不用说,十有八九没摸过吧?不过我可亲手摸过一回了。今年暑假的一天,我和小伙伴拎着小水桶就出发了。我们来到村子附近的小池塘,一位小伙伴说:“这里有水,但不深,可以摸到许多螺蛳的,我们就在这里摸吧!”她没等我们回答就脱下鞋子,赤了脚走了下去。其他的人也都跟着下去了,可我还是...

  • 人游戏(四年级600字记叙文)

    “嘻嘻!”啊!在教室里,同学们正在做游戏。忘了告诉你我是谁了,我是教室窗上的一盆花。今天,教室里的人们在做一个叫摸人的游戏,哦,冯老师在讲游戏规则了,我要听一听。 冯老师说:“一:在三排桌子后面是游戏区域,谁超过了,谁犯规。二:选出一个人当猫,戴上眼罩转三圈,然后就开始去摸人。” 当冯老师问:“谁愿意当猫?”同学们都没有举手,我还真想举手啊!当猫只用去抓人,一点不担惊受怕的,只用去抓人...

  • 儿(小学400字记叙文)

    双休日的中午,我们三个小伙伴在家里玩摸摸儿的游戏,大家可开心了。有谁来抓呢?我们“黑白配”,由高诗婕来摸,哈哈! 我们来到一个很小的客厅,帮高诗婕的眼睛用丝巾蒙住后,便开始了游戏! 客厅很小,但也有藏身的地方。我灵机一动,穿过高诗捷的手臂,蹑手蹑脚的走到桌前,弯下腰,爬了进去,躲到桌子底下,缩成一团。这个藏身之处果然好,不关高诗婕怎么摸,怎么找,都不会发现我在桌子底下的。我静静的躲着,...

  • 人作文(五年级600字记叙文)

    记得在二年级都发生的一件事情是永远不能忘记的,也许是因为那件事太有趣了吧。每当我回忆起这段趣事时,总会捧腹大笑,那笑声足以能够让100层的大楼匍匐倒下来。 那时候,我是“疯狂游戏”的组织者,每天中午都有好多人在一起玩,那时还小,像躲猫猫这类游戏都能称得上“最受欢迎的游戏”。大家一起玩,新奇的游戏应有尽有,玩得不亦乐乎。而那天中午玩的,就叫“摸人大战”,抓的人是周茜。 游戏刚开始时,我们...

  • 瞎子人(四年级600字记叙文)

    首先是妹妹摸。我们给妹妹蒙上眼睛,妹妹开始摸了。她伸出双手,这里摸摸,那里摸摸。我灵巧地躲过了一次又一次妹妹的“搜捕器”——手。而弟弟呢,也不甘示弱。他在躲“搜捕器”的同时,还在跳着舞。我简直都快把肚皮笑破了。 妹妹摸了很长时间,一个人也没摸到。她索性不管墙壁,到处乱摸。没多久,还真摸到了一个。那就是——老弟! 现在该弟弟摸了。他可是个刚上“战场”的“新兵”啊,刚开始摸就东边碰墙,西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