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红》范文
  • ·围巾·爱(700字)

    天气很冷很冷,洁白的雪花像调皮的娃娃上下翻飞起舞,不时地落在人的眼睛、头发上,还借助狂风的力量,把大团大团的飞絮,发挥了刀削般的力量,打在人的身上,寒冷彻骨。 我和妈妈艰难地走在“求学”的路上。 其实,所谓“求学”就是学习萨克斯,每周一次。对于这种对普通百姓来说过于奢侈的“培养”,别的同学都羡慕死了,我却不以为然。 雪花夹杂在寒风之中,一阵紧似一阵。没走多远,我娇嫩的手就被冻得通红...

  • 玫瑰别样(900字)

    元月17日,早晨8点30分。 医院。 雪,五十年一遇的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,气温,零下四度,已降到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低点,一场没有硝烟抗击冰雪的战斗也正在高墙内悄然打响,做好ZF防雪防滑、防寒保暖、巡诊医疗等一项项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切实展开。此刻,也成了……医院最为忙碌的时候。 年轻的护士蓝雨今天当班,她正按部就班地准备内科住院部所有病人今天的治疗药液。她用起瓶盖器熟练得撬掉葡...

  • 俏作文(400字)

    这雪什么时候来的?也许在我正做梦时溜来的。没和我们红城人打个招呼,就自己跑来了。 她很潇洒地在天空中撒了一把羊毛,轻柔柔飞落着,很热烈,很喜悦,很俏皮。 这是她大大咧咧的性格,“银花珠树晓来看,宿醉初醒一倍寒”。那雪在向我挑衅,每当我穿着单薄的棉服时,她就会指使风更狠狠地刮,宁可让太阳在家闲着,也不让他露个面。她就像个霸道的公主,而整片天空是她的领地。 雪沙沙地落在地上,像是跟我在...

  • 伞(小学500字记叙文)

    “雪莹,你好忙呀。每次都让我给你打电话。”电话那头好朋友埋怨的说。 “雪莹,你好忙,都不打电话。”电话那头父母老是说。 “雪莹,你怎么永远都这么忙。”同学永远是这么说。 虚伪的人群,惹人厌的生活,雪莹累了。直到有一天,一把伞改变了她。 那天,是下雪的星期天,她因为出门匆忙,未带伞。就在街上行走。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。 忽然一把红伞出现在她的视眼。显得很刺眼。 带红伞的竟是...

  • ,胭脂(七年级400字)

    又是一年下雪时。 “姻儿……”又是她。 我愤怒地把门关上。 她是一个疯子,在三年前就出现在这个小巷里。今天,漫天大雪,她又出来…… “当当当……”一阵敲木门的声音。我又打开了门。 啊,是姐姐。 “姐……”我还没叫出声,她又叫起来。“胭儿……” 姐姐望了那个路人一眼,说你先进去,我再和你说。 我听话地关上了木门。 “你知道,她是谁吗。”姐姐望着那个女人,问我。...

  • 中一点(小学600字状物)

    雪花飞舞,一眼望去,已是千里冰封,连我的心貌似都被冰住了。突然,一丝花香迎面补来,我不禁起了兴趣。循着花香,翻开厚厚的积雪,原来是梅花。 娇艳、淡雅的梅花,在雪中脱颖而出。他的冰肌玉肤仿佛不会被破坏,在雪中愈来愈美。一朵敖红的小花在雪中探出头来,仿佛此时不是冬天,而是春天。我看得入神,突然一个冷的激灵,打断了我的想象,却引来我的疑问:“梅花,到底是怎样在雪中,昂首怒放的呢?她难道不怕严寒?...

  • 傲立(六年级800字)

    创新之美,在于与众不同,出类拔萃。正如殷红之于雪白,是寄清冷以热情,寓苍茫以鲜活。——题记 当璀璨的流星划过苍青色的天幕,你是否为之欣喜;当葱翠的绿洲出现在满目黄沙的尽头,你是否为之振奋;当一点娇小的白帆滑动在水天皆蓝的海面,你是否为之舒畅;当一树绚烂的红梅傲立在白雪茫茫的琉璃世界,你是否为之感动。 创新傲立雪中红,这样的气质连天地都会动容。 创新使文学异彩纷呈。如果没有“西风残照...

  • 入世冷挑去,离尘香割紫云来(高中700字)

    槎枒谁惜诗肩瘦,衣上犹沾佛院苔。 赏析 从人物描绘上说,邢岫烟、李纹、薛宝琴都是初出场的角色,应该有些渲染。但她们刚到贾府,与众姊妹联句作诗照理不应喧宾夺主,所以芦雪庵联句除薛宝琴所作尚多外,仍只突出史湘云。众人接着要她们再赋红梅诗,是作者的补笔,借此机会对她们的身份特点再作一些提示,而且是通过诗句来暗示的。作者曾借王熙凤的眼光介绍邢岫烟虽“家贫命苦”,“竟不像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,却...

  • 落桃花散文(500字散文)

    雪落梅花开,人们不以为奇,但你可曾见过雪中的桃花红 ——题记 那一幕发生在三十七前,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 三十七年前,我在塞外当兵。在四月的一天,我和两个战友去爬山,天空突然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。 那雪极白,飘飘洒洒,就像雪仙子在轻盈地飞舞,雪雾中大山也显得朦胧起来。 雪花不时地飘落在脸上,感到的却是一种温馨,一种愉悦,一种享受,一种和大自然的亲近。 深深地吸上一...

  • 那年、只有(八年级400字记叙文)

    她抓住他的手,而他却厌恶的甩开了,“这个杂种。”一旁的妇人居高临下的望着她,她望着自己负心的爹地和爹地续弦的继母,眼神越发冰凉,她撑起自己单薄的身子,向前艰难的买了一步,在微风中摇曳着。 “呵呵呵呵,游戏开始了。”他在心中默默冷笑。微微发紫的双唇颤抖着,几缕秀发掠过眼睛,从脸颊前散落,他抬起右臂,露出拇指上血色的戒指,冷笑了许久,颤颤巍巍的消失在风中。而此刻,她内心掩埋的荫蔽,也被崛起。...